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有勇有謀 > 第一章

第一章

“殺!”

草原之上,快馬奔馳,黃沙漫天。

因為戰事,大量的青壯都被也先征召了去,部族之中,多是老弱婦孺,雖也有一些青壯,可他們意識到不對,想要上馬迎敵時,一枚枚羽箭已至,一箭直接刺穿胸膛,人便栽倒在地。

緊接著,如潮水一般的騎隊,瞬間席捲而來,一通砍殺,所有妄圖反抗之人,統統殺了個乾淨。

這一切,都乾脆利落,隻一盞茶功夫,大局已定。

明軍的戰術越來越嫻熟,起初突襲的時候,計劃還不夠縝密,將士們配合還有一些生疏,可連續攻破了幾個部族之後,他們經驗開始變得豐富起來。

甚至感覺這種小部落已經不能滿足胃口,什麼時候才能遇到像樣規模的,可以儘情殺個痛快。

部落中的老弱婦孺們,個個戰戰兢兢,早已被將士們控製起來。

那些年邁的老者,驚恐的看著這些明軍,他們有著很多次南下打草穀的經曆,可是……他們卻從來未曾見過,有明軍能夠深入到大漠如此之遠。

他們眼裡,驚慌而不安,許多婦孺,更是發出各種刺耳的呼聲。

李珍不等吩咐,便故伎重施,將這些老弱婦孺放走,並派人暗暗跟蹤。

現在的三千營,除了大方向需要朱祁鎮拿主意,其他時候完全由李珍做主,此人本就生的高大,再加上數日冇刮鬍子,臉上滿滿的滄桑感,儼然一副久經沙場的老將風範。

太陽落山之後,草原上一片黑暗,死一般的寂靜。

經過一番奔襲和廝殺,眾將士早已經乏了,倒頭便睡。

無論白天還是晚上,樊忠都守在朱祁鎮身旁,正準備閤眼的時候,隻聽到朱祁鎮嘴裡喃喃唸了一句:“我是大明的皇帝,你們以後,子子孫孫,都會記住我……臣服我……”

樊忠猛地得睜開眼,在黯淡的火光下,靜靜地看著這位青年天子。

他今年快五十了,已經陪伴過三任皇帝,在他心中,永樂皇帝天下無敵,洪熙皇帝仁義無雙,宣德皇帝既有武略,又有仁心,可是,到了正統皇帝……真是一言難儘!

在土木堡,本以為大明江山氣數已儘,卻冇想到,這位年輕天子突然崛起,親率大軍殺出一條血路。

八達嶺城牆下,為瞭解救流民,還是他,義無反顧衝了出去,那種感覺就像是……欠他們的?

有時候,真的不懂他在想什麼。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今的正統皇帝,早已今非昔比。

有君如此,大明至少再旺五十年!

朝陽升起,斥候已飛馬而來,西北方向十餘裡,發現了一處大型部落。

李珍一聽,頓時打起精神,吩咐將士們將能帶走的東西都帶走,不能帶走的,統統聚在一起,直接燒為灰燼。

三千名將士,風馳電掣一般的向著西北方向奔馳而去,一個多時辰之後,果然發現一處湖泊,在湖泊不遠處,有一處大型部落,看樣子規模至少超過三千人。

李珍跟在朱祁鎮身後,遠遠地看著前方,臉色陰晴不定。

顯然,這是一個機會,可也是一場硬仗!

三千營殺進草原以來,遇到的都是小規模部落,每一次都是壓倒性的勝利,至今尚未出現戰損,今日怕是做不到了。

他看向身後的騎兵,所有人麵帶剛毅,殺氣騰騰。

一路作戰和燒殺,吃著敵人的牛羊,喝著敵人的馬奶酒,住著敵人的帳篷,住完了還一把火燒掉,猶如一群餓狼,衝進了羊圈,予以欲求。

初入草原之時,他們還有些緊張和畏懼,可漸漸的,等他們聞到了越來越多的血腥氣,竟漸漸開始麻木了。

現如今,這些人渾身都帶著殺氣,他們對弓箭的應用越來越純熟,他們的戰術和配合,也無比嫻熟。

長期的奔襲使他們早已衣衫襤褸,渾身臭烘烘的,而且,許多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遠遠看去,猶如一支殘軍,可是,他們臉色剛毅,精神飽滿,渾身散發著一股淩冽的殺氣。

這一雙雙眼睛彷彿在說,敵人在哪裡,我們便殺向哪裡,雖死無憾!

李珍縱馬來到朱祁鎮麵前,抱拳行禮道:“前方發現一處大型部落,人數約三千以上,請皇上指示!”

朱祁鎮回過身來看著所有人,神色毅然說道:“多少年來,從冇有人敢如此像我們這般,孤軍深入大漠,將瓦剌人當作土雞瓦狗一般屠殺。以前,隻有他們一次次的南下打草穀,殺戮大明的百姓,搶掠大明的財物,卻殊不知,這個世上,有一句話,叫血債血償。”

眾將士齊聲喊道:“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朱祁鎮揚起手,一字一句道:“現在,血債血償的時候到了!”

草原上物資常年短缺,蠟燭油燈這些東西更是嚴重匱乏,因此,太陽落山之後,人們就睡下了。

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傳來一陣馬蹄聲……

有人忍不住爬起來,走出帳篷,朝著遠方眺望。

月光之下,遠處有一群黑色的影子在快速靠近。

那是什麼?

冇有人回答。

莫非是附近的部落。

大晚上的,為何有部落夜行?

難道是前線出了什麼事情,正在調集兵馬?

如果真的是這樣,恐怕部落裡僅剩的一些青壯也要入伍了。

唉,一場戰爭,草原上的能打仗的幾乎被拉完了,就連十三四歲的孩童都要去應征。

地平線上的黑點,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他們頭頂著蒼穹,朝著這個方向,移動而來,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終於,有人察覺出了問題不對,大吼:“小心!”

對麵的騎兵,已越來越近,更加的近了,這早已吃飽喝足,養精蓄銳的鐵騎,如風一般,在他們手中,閃爍著寒芒。

隻有刀劍高高舉起時,那月光照耀之下,刀鋒所折射出來的光芒。

他們……他們是敵軍!

這裡是草原腹地,怎麼可能出現敵軍?

冇道理啊!

要知道,此處距離大明的本土有千裡之遙,前線是也先太師的十萬大軍,怎麼可能有敵軍跑到後方?

許多人開始有些混亂起來。

“敵襲,敵襲!”

“拿起你們的弓箭,準備好你們的長刀,準備迎敵!”

“長生天,懇求你保佑,殺死這些惡魔!”

可是,回答他的並不是長生天,而是一支銳利的箭矢。

那如飛蝗一般的箭矢,在夜空中悄然出現,落下之時,無數的瓦剌人直接栽倒。

事實上,此時尚在睡夢中的瓦剌人顯得很遲鈍,此刻根本冇有預料到這裡會有敵人,甚至,他們的弓箭,都冇有張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