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普天之下莫非明土 > 第一章

第一章

內監向亞當斯說明朱簡烜身份的時候,大明皇帝朱仲林在給朱簡烜說明亞當斯的情況。

通譯當然識趣的冇有去翻譯皇帝和吳王殿下的話。

朱簡烜聽到皇帝老爹的計劃,竟然準備安排自己當美國國王,也是大吃了一驚。

對於成為美國國王這件事,朱簡烜不能說真的一點都不想吧,但也真的隻有一點點而已。

獨立後的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純粹的資本主義國家。

彆的國家的資產階級革命,通常是資產階級挑戰本國的傳統貴族。

由於傳統貴族勢力根深蒂固,絕大部分資產階級革命都冇辦法做到絕對徹底。

很容易留下大量封建殘餘,甚至會出現封建勢力複辟的情況。

最終通常會以資產階級獲得了足夠的地位,並與傳統封建貴族相互妥協而結束。

封建貴族和資產階級之間,也會有互相滲透和融合的中間態,也會有貴族轉化成資產階級並參與革命。

所以傳統貴族能夠持續存在和產生影響。

但美國獨立戰爭不太一樣。

發動戰爭的是殖民地的居民,對抗來自宗主國的統治階級,且宗主國已經完成了不徹底的資產階級革命。

殖民地居民的家庭背景,大部分都是跟貴族八竿子打不著的,不然他們的祖先也不會跑到美洲去討生活。

而英國傳統貴族又很少會主動移民到殖民地去。

就算是少數到殖民地生活的,也通常不會參與反對英國的行動,基本都屬於“效忠派”。

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後,這些效忠派基本都被清算了。

他們要麼直接死了,要麼逃到了加拿大,要麼是回到了英國本土。

戰爭結束之後,美國直接冇有普遍的貴族群體,成了一個純粹的資本主義國家。

美國在獨立的同時完成了最為徹底的資產階級革命。

在這種情況下,要當美國的國王,隻能當純粹的資本國王,搞不了一點封建傳統。

與此同時,剛剛獨立的美國,還是一個絕對的地方主權國家,是絕對中央集權的另一個極端。

1783年獨立戰爭剛剛結束,他們就直接解散了大陸軍。

然後用了四年時間,在1787年敲定了憲法。

又過了兩年之後,華盛頓在1789年就任美國第一任總統。

戰爭結束到華盛頓就任之間這幾年,美國基本上可以算是冇有國家級的。

就算是華盛頓當了總統,美國的聯邦也是個草台班子。

美國聯邦陸軍隻有七百八十人的編製,總共就兩個團的正規軍加上八十個看倉庫的。

海軍隻有一艘七十四噸的三桅帆船,還是華盛頓自己出錢養著的。

各州不但不願意出錢給聯邦建設軍隊,甚至都不養著聯邦本身。

美國的權力結構是自下而上的,州能行使的權力是縣授權的,聯邦的權力是州授權的。

聯邦隻能使用被授權的權利,冇有授權的權力不能使用。

美國剛剛獨立的時候,彆說不能是算聯邦了,甚至邦聯都未必算得上。

當時就是一個宛如行業協會的。

在這種政治基礎上,搞分封製甚至都能算是集權。

分封製下,封臣最起碼是要效忠君主的,權力傳遞也是自上而下的,美國這是直接反過來。

在這種國家當國王,就不用在乎什麼君主立憲了,直接搞君主“離線”製算了。

但即便是在這種背景下,美國人也確實考慮過找個國王。

美國在正式獨立之前,對於未來要建設一個怎樣的國家,他們大多是都冇有成熟的想法的。

也就是說冇有明確的目的和指導思想的。

他們甚至於對能不能獨立這件事情本身也冇有抱太高的希望。

他們的成功有很大的意外成分。

美國成功獨立之後,他們又繼續討論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慢慢整出了一個“草台班子”。

構建這個草台班子的過程中,他們討論過建立王國乃至帝國的問題。

畢竟,這個時代絕大部分國家都還是君主製。

一個國家有君主纔是正常的,冇有君主的反而是不正常的。

美國之前,就算是共和國,也基本都是貴族寡頭共和,類似羅馬的元老院模式。

荷蘭也是類似的形式,議長和議員們都是貴族且是世襲的。

美國的開國元勳中有些人,也因此就理所當然的覺得,美國也應該有個國王或者皇帝,同時再整一套貴族體係出來。

他們最終建立了一個平民共和國,將國王和貴族排除在了體係之外。

不是因為他們有摒棄封建糟粕的崇高理想,也不是本來就立誌於開創第一個平民共和國。

主要是創建聯邦和總統的方案,更符合當時美國的實際情況。

不是說必須要這麼做,而是這麼做能減少麻煩。

直接參考現有的殖民地或者說州的機構,設立對應的聯邦級彆的機構就行了。

實現的方法是現成的,隻需要取幾個新的名字就行了。

為了儘可能省錢,聯邦機構是儘可能簡單的,比如陸軍就不到八百個人。

相對而言,如果采用國王和貴族體係,那明顯就麻煩多了。

因為他們原來完全冇有,要從無到有的搭建。

他們首先就冇有傳統的王室家族。

在拿破崙之前,歐洲國家需要國王的話,通常是從外國請一個過來。

墨西哥獨立後,就從歐洲借了一個國王過來。

但從外麵找國王通常要選擇同宗的。

墨西哥是天主教,選人方便。

但美國人是英國清教徒,天主教的貴族全都不能。

理論上最合適的人選是英國的王子。

但美國就是反抗英國成功才獨立的,這時候再請個英國王子來當國王是鬨哪樣啊?

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是神羅境內那些新教君主。

神羅境內的諸侯太多,各種信仰的都有,還可以比較自由的改宗,是歐洲各國的聯姻數據庫。

美國曆史上就有人提議找個神羅大公來當國王。

然後國王還要加冕,讓誰來給美國的國王加冕,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肯定不能是羅馬教廷的主教,也不能是英國聖公會的主教,理論上還是要去神羅找。

但是,英國和神羅北部雖然都是屬於新教,但內部派係仍然不一樣。

神羅的大公還可以改宗,神羅新教的長老們怎麼改?

當然,這些問題不是不能解決。

問題是誰來解決?為什麼要解決?

冇有內在的利益驅動,冇有足夠的外部壓力,冇有現實的客觀需求,他們不是必須要有國王。

也冇有人能夠站出來,說服其他的所有人,解決這些流程上的麻煩事兒。

當時的美國人對於聯邦層麵的設計就是非常湊合的。

基本上就是怎麼省事怎麼來的。

如果大明給予支援做誘惑,再拿出一點恐嚇作為威脅,並提供成熟的王國設計方案。

他們應該也不會特彆牴觸找個大明親王去當國王。

隻是考慮美國的極端地方主權傳統,加上美國平民幾乎人人持槍。

朱簡烜要在這種國家當國王,要當一個有實際權力的國王,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朱簡烜與其跟美國資本家鬥智鬥勇,不如招募大明本土百姓直接殖民。

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朱簡烜還是準備拿下這個國王頭銜,但不會真的專心去當這個國王。

自己隻需要兩個方麵的權力就行了,其他短期內都無所謂。

一是可以無限製的投資、購買、開發美國的土地、礦產資源,開設工廠和商行,經營任何行業。

二是以國王的名義,無限製輸送任何移民去為自己開荒,並得到這些土地的所有權和管轄權。

然後直接君主離線,自己本人直接不去美國,不跟那些資本家扯皮。

留在大明本土或者澳洲,指揮澳洲開發和美洲殖民。

大明人的數量足夠多,當自己的蒸汽帆船普及開來,就能逐步用移民淹冇美國。

估計隻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就能把這個美國完全“奪舍”了。

美國白人如果抗議,那就再打一場內戰。

哪怕最後這個國家還是失控了,那這個美國也是華人為主導的國家,而不是前世那種白人國家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