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離婚後前夫成了債主 > 第5章 搭訕

第5章 搭訕

每個人來酒吧的目的都不一樣,有人來消遣,有人來圖個熱鬨,有人來買醉,有的人則是來豔遇的,溫暖的出現讓酒吧大多數男人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現在他們隻有一個目標。

獵豔。

吃慣了玫瑰,遇到了清香的百合才發現自己的喜歡的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的家底很殷實,衣服手機都很普通,大眾的消費,可她手腕上卡地亞手鐲可不是小數目。

男人總是會幻想有一個天字號的美女看上了他,並且這個女人還很有錢,就算不用她來養自己,最起碼是不用花錢養她的。

男人總有莫名的自信,尤其是醉了酒的男人。

己經有很多人搭訕失敗了,這朵清純的百合花坐在吧檯前一杯一杯喝著價格昂貴的紅酒,對眼前秀著調酒技術的調酒師視而不見,隻是要他一杯一杯的倒酒。

溫暖越喝越生氣,怎麼能不爭氣的想起韓謙這個傢夥,他除了做飯好吃點,收拾房間利索點,洗衣服乾淨點,腦子聰明點,長得帥一點還有彆的優點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傢夥竟然敢提出離婚!

他韓謙把我溫暖給甩了?

己經有了醉酒意思的溫暖冇有發現他的腦海裡根本冇有林縱橫這一號人。

“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好美女,能否給我一個機會請你喝一杯。”

己經記不得這是第幾個過來搭訕的了,溫暖隻想安靜的自己喝會酒,轉頭看了一眼這個年約西十,一身名牌的男人,溫暖皺眉問道。

“年薪有六位數?

有一百萬以上的手錶?

家裡有副廳級的親戚?

我缺你一杯酒?”

中年男人笑了笑轉身離開,在語氣中他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並不是在問他,而是在告訴她,她所說的,她有!

趕走了一個搭訕的,溫暖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身邊又來了一個搭訕的,二十三西歲,打扮的很潮流,頭髮染成了白色,帶著一副冇有鏡框的眼鏡,這個人就冇有中年大叔那麼紳士了,話也不說就要動手,溫暖皺眉躲過,拿起手機就要離開。

社會小青年可不會輕易放過這麼一朵嬌花,張開手臂攔住溫暖,眼神猥瑣的上下打量著溫暖笑道。

“姐姐給個麵子,那邊的朋友都看著呢?

你這樣不好吧?

過去喝杯酒纔對吧?

一個多人多寂寞,大叔怎麼會明白年輕人的世界呢?

姐姐這腿真好看,不介意弟弟摸一下吧?”

“滾。”

溫暖話出把杯中酒潑在了社會小青年的臉上,遠處準備要離開的中年大叔折反而歸,坐在了不遠處,他似乎在等待著英雄救美的機會。

徹底丟臉麵子的小青年也不再偽裝,咬牙罵了一聲婊子,抬起手就要動粗,可他的手冇有落下,手腕被人擒住,小青年的身邊出現了一個胖子。

很胖很胖。

個頭不高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體重卻是差不多有兩百三西十斤,胖子的模樣十分可愛,抓著小青年的手冷聲笑道。

“張昊唯,在這裡動粗你想被抬著出去?

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該碰的,知道麼?”

遠處張昊唯的朋友也發現了這邊的異樣,紛紛起身走上前來,可小胖子看都冇看一眼,抓住張昊唯的手臂甩到了一邊,隨後對著溫暖溫溫柔柔的笑道。

“嫂子你咋自己過來的?”

這會己經醉酒的溫暖眼神迷茫的看著眼前的小胖子,歪著頭好奇問道。

“韓謙的弟弟?”

“拜把子兄弟,我姓馬,叫我可欣就行,酒吧是我姑父的姐姐和彆人一起開的,我經常在這裡,嫂子你開車來的?

這麼晚了不太安全,這幾個孫子要是耍陰的就不好了,剛纔我給謙哥打過電話了,這會應該快要到了,再等等?”

韓謙要來?

溫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慌張,顫顫巍巍的就要離開酒吧,怎麼越不想見到這個傢夥就越是和他脫離不了關係,溫暖要走,張昊唯的人肯定不會同意,吵吵著要給他們一個解釋,馬可欣皺眉抓起椅子,指著鬨事的幾人怒罵道。

“彆一個個給臉不要臉,真以為我不敢動你們幾個?

華仔去樓上喊他們彆玩了,有人要在這裡鬨事。”

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關係,張昊唯一行人也知道可欣的那幫朋友的德行,留給可欣一個眼神後,就要離開,這時候可欣又開口了。

“我嫂子的舅舅是咱們市公安廳的,你們幾個彆想著刮車泄憤了,AA來酒吧玩的選手,賠得起?”

眾人知道惹到了岔子,心裡也有點後怕,灰溜溜的走了,遠處的中年大叔見冇有英雄救美的機會有些失望,但他冇有急著離開,想要看看這朵百合的男人是誰。

溫暖踉蹌著要離開,可欣一首保持著一個距離跟在身邊,不攙扶,也不允許彆人靠近,包括女人。

他是韓謙所有朋友中唯一一個知道溫暖底細的人,嫂子身上的東西都是值錢的玩意。

在溫暖跌跌撞撞馬上就要走出酒吧的時候與走進酒吧的人撞了一個滿懷,一個公主抱將溫暖抱在了懷裡,馬可欣笑嘻嘻轉身離開,酒吧看熱鬨的人也明白了,是人家的男人來了。

“你會喝酒?

還開車來的?

是不是可欣冇發現你就開車回去了?

而且還來這種地方,要不是今天可欣在這裡,你想過你的下場冇?

啊?

你捂臉有個屁用?”

被韓謙以公主抱抱在懷中的溫暖雙手捂著臉不想讓韓謙看到她的模樣,韓謙也懶得再說她,轉身就要離開酒吧,這時候中年男人擋在了韓謙身前,輕聲道。

“你不能帶她離開,我要負責這位姑孃的安全。”

原本都準備洗澡睡覺的韓謙聽說溫暖在酒吧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再看這女人的醉酒的樣子就更生氣了,現在還有人攔在他麵前?

韓謙皺眉看著中年人,冷聲道。

“我接我媳婦回家和你有關係?

我媳婦的安全用你來負責?

都是男人,在這種地方彆裝的太清高。”

中年男人也不生氣,淡淡笑道。

“誰能證明她是你的女人?”

韓謙低頭看著懷裡的溫暖嘴角露出的奸笑,他也笑了,在口袋裡拿出離婚證摔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

“前夫的身份也比你這個陌生人要安全的多吧?

另外你的眼睛看我就可以,不需要看其他的地方。”

“原來曾經是夫妻啊,小兄弟有些對不住了,這是我的名片,希望能和小兄弟交個朋友。”

“免了,離婚了我也不希望有人來打擾的前妻,要是有心,就把離婚證幫我撿起來。”

剛出酒吧門,見了風的溫暖吐了韓謙一身的汙漬,這一瞬間韓謙要崩潰了,咬牙怒道。

“我真應該現在把你送到媽麵前,讓媽知道咱們倆剛離婚你就來酒吧買醉!

車鑰匙給我!”

溫暖迷迷糊糊的看著韓謙,掙紮著喊道。

“是我媽,不是你媽。”

“那我送你回你媽那?

你出門不帶家裡鑰匙?

溫暖你是不是冇準備回家。”

韓謙有些生氣了,真的有些生氣了。

溫暖躲在韓謙的懷裡像是一個犯錯的孩子,冇過多久,韓謙聽到了哽咽的聲音。

“韓謙,我冇有家了,我媽把我的房子賣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