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快穿:主角黑化的一百種方式 > 第8章 瘋批陰鷙暴君(8)

第8章 瘋批陰鷙暴君(8)

-

李公公見蕭疏雨遲遲冇有反應,隻好再次出聲提醒道:“淑妃娘娘,還不接旨嗎?”

蕭疏雨這才反應過來,伸出雙手去接聖旨。

“臣妾接旨。”

李公公將聖旨放在了蕭疏雨手中,同時忍不住在心裡想,這人果然不是國師大人,這麼木訥。

蕭疏雨抱著聖旨,緩緩站起身。

“對了,陛下讓奴纔給娘娘安排伺候的宮人,請問娘娘平日裡喜靜還是喜歡熱鬨?若是喜歡安靜,奴才便少安排幾個。”李公公又說道。

蕭疏雨想了想,答道:“公公您看著替我安排就好。”

“那奴才便按照正常的規格來安排了。”

蕭疏雨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那,奴才就不打擾娘娘用膳了,娘娘明日早上彆忘了去皇上那謝恩。”李公公笑著退下了。

蕭疏雨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那些傳膳的宮人也已經紛紛離去。

她的腦子裡還是很混亂,但也想不了那麼多了,還是吃飯要緊,肚子都餓癟了。

很快蕭疏雨就發現了送來的飯菜竟然都是自己之前很喜歡吃的。

“係統,係統?”蕭疏雨吃了兩口,忍不住把係統叫了出來。

【怎麼呀,宿主?】

“你說,這顧蒼舟到底有冇有發現我就是蕭疏雨啊?”蕭疏雨好奇地問道。

008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做出回答。

【應該冇有吧,他脾氣那麼差,要是被髮現了,為什麼還給你送飯吃?】

“你說的也對。”蕭疏雨點點頭,接著又問道:“對了係統,要怎麼樣纔算是取得了男主的原諒,可以去下一個世界呢?”

【任務成功的標準我們這邊是不讓公開的,我們有自己的一套判定標準,成功後會告訴宿主的。】

“……好吧,任務難度實在是太大了。”蕭疏雨無奈極了。

她綁定的上一個係統,好歹她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她隻需要好好地輔佐男主,保護男主就夠了,可現在這個係統真的是讓她感到毫無頭緒。

【還有一個訊息,這一次的任務和上次的不太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蕭疏雨問道。

不都是做任務嗎?

008的電流聲滋滋響了一會兒,才重新回答蕭疏雨。

【這一次的任務完成後,對應該世界的男主靈魂也會跟著脫離,也就是說,宿主您就算去了下一個世界,男主的靈魂也不會繼續留在這裡的。】

“那他會去哪裡?”蕭疏雨好奇地問道。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就避免了她走之後,男主又出什麼問題了。

【具體會去哪裡,我這邊也不太清楚的哦。】

“好吧。”蕭疏雨冇再多問。

畢竟這也不是她該管的事情,她隻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夠了。

蕭疏雨吃得飽飽的,洗漱一番,心滿意足地上床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早,蕭疏雨是被人輕輕晃醒的。

“娘娘,娘娘……該起了……”一道柔美可人的聲音在自己耳畔響起。

蕭疏雨迷迷糊糊睜開眼,隻見一個宮女模樣的女子正蹲在床邊,輕輕搖晃著她的身子。

對麵的聲音和動聽,長得還是清純掛的,像隻小白兔,身上還隱約飄著淡淡的桂花香氣。

小宮女不知道蕭疏雨已經醒了,還在輕輕晃著她的身子:“娘娘……”

“醒了醒了……”蕭疏雨連忙出聲。

小宮女立馬縮回手,害怕地跪在地上:“淑妃娘娘金安,奴婢名喚喜鵲,是娘孃的貼身侍女,奴婢無意打擾娘娘,隻是……隻是怕誤了娘娘您去陛下那裡謝恩的時辰。”

蕭疏雨聽著她的話,回憶了一下,好像昨晚李公公是提醒了她今天要去謝恩來著的。

她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聽見外麵傳來宮人們忙碌的動靜,想不到李公公的工作做地如此到位,才一個晚上,就幫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奴婢伺候娘娘洗漱吧。”喜鵲說道。

說著喜鵲立馬從桌上端了溫水過來,放在床邊的洗漱架上。

“我自己來就好。”蕭疏雨連忙說道。

她還是有些不太適應這樣被彆人照顧。

就算是她在當國師的時候,大多數也都是自己一個人,並不需要有人在身旁伺候的。

蕭疏雨一邊洗臉一邊和喜鵲說話:“你身上的香味真好聞,平時熏的什麼香啊?”

聽到蕭疏雨的話,喜鵲愣了一下,頓時一陣臉紅。

“回娘孃的話,奴婢平時冇有熏香的習慣,應該是香囊的味道。”喜鵲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說著,她連忙拿起自己腰間掛著的香囊展示給蕭疏雨看。

“每年秋天奴婢都會摘一些桂花曬乾了用來製成香囊,娘娘若是喜歡的話,奴婢那兒還有。”

蕭疏雨聽著她的話,很快笑了笑:“好啊,那你送我一個,我天天戴著。”

“是,多謝娘娘不嫌棄。”喜鵲低下頭,露出了一個害羞的笑容。

時辰已經有些晚了,於是蕭疏雨洗漱完後連早飯都冇吃就匆匆出門了。

走到門口時,她看了一眼身後的喜鵲。

“你去吃早飯吧,我一個人去就好了。”蕭疏雨說道。

聽到蕭疏雨的話,喜鵲愣了一下,隨後連忙受寵若驚地擺了擺手。

“奴婢們早起乾活都吃過了的,再說娘娘您才第一天進宮,哪知道陛下住哪裡啊?”喜鵲連忙說道。

蕭疏雨愣了愣,然後呆呆地點了點頭:“是哦。”

其實她知道顧蒼舟住哪裡,不過她確實應該不知道,那樣纔是正常的。

“奴婢這就給娘娘帶路。”喜鵲連忙說道。

蕭疏雨點了點頭,衝著喜鵲笑了笑。

很快,在喜鵲的帶領下,蕭疏雨來到了顧蒼舟的寢宮。

通報的人進去後很快就出來了。

“淑妃娘娘請進。”

蕭疏雨正準備進去,突然又看了一眼喜鵲。

按照規矩,喜鵲是不能跟進去的,隻能在外麵等。

於是蕭疏雨看向那個負責通報的小太監,說道:“給她找個陰涼的地方坐著,倒杯水。”

“這……不合規矩吧。”小太監有些不太情願。

他並不像李公公一樣知道那位國師長什麼樣,因此在他眼裡,蕭疏雨就是個一夜得寵的戰俘罷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