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快穿:主角黑化的一百種方式 > 第6章 瘋批陰鷙暴君(6)

第6章 瘋批陰鷙暴君(6)

-

一時間,蕭疏雨的心裡警鈴大作。

要是被顧蒼舟知道她就是蕭疏雨,還裝模作樣騙他,那不就完蛋了嗎?

蕭疏雨連忙在腦海中和008求助。

“快幫忙啊係統!”

008也是迴應得很快。

【怎麼了宿主,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能不能幫我把後脖頸上的痣隱藏掉,要是被顧蒼舟發現了,我可能就命喪當場了!”

008十分的態度顯得十分輕鬆。

【冇事的宿主,忘記你有金手指了嗎?你被男主殺了,是可以免費複活一次的!】

蕭疏雨快無語死了:“滾啊,就算有金手指,也不是現在用的啊!你快點幫我,是你們害我重新回來的,不然我現在早就躺在家裡玩遊戲了!”

麵對如此強勢的蕭疏雨,008也一時心虛起來。

【嗚嗚嗚,那宿主,我去幫您向上級申請一下,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蕭疏雨都快急死了:“快申請,快!”

她這都已經十萬火急了,係統還要去申請。

而顧蒼舟見蕭疏雨久久冇有下一步動作,已經不耐煩了起來。

“怎麼?聽不懂朕的話嗎?”顧蒼舟冷聲問道。

蕭疏雨頓時渾身都抖了一下。

“聽懂了,聽懂了……”蕭疏雨連忙回答,隻是聲音中帶著一絲細微的顫抖。

接著蕭疏雨便視死如歸地開始用手指撥開自己後麵的頭髮。

也不知道係統到底有冇有申請到,但是她再不趕緊把頭髮弄開,顧蒼舟就要先失去耐心了。

蕭疏雨咬緊牙關,終於還是撥開了頭髮。

顧蒼舟垂眸看向蕭疏雨的後脖頸。

但由於光線昏暗,他並不能看得很清楚,於是他伸手拿起一旁的燈燭,握住燭台,緩緩靠近蕭疏雨的脖頸,想藉助火光來看清楚。

蕭疏雨閉上眼睛,用力地咬緊牙關。

就在這時,腦海中響起了008的聲音。

【申請通過,已為宿主抹去關鍵痣。】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蕭疏雨頓時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簡直有種想要謝天謝地的感覺。

顧蒼舟一手握著燭台,一手輕輕將蕭疏雨後脖頸上的頭髮撥得更開一些。

藉著燭光,他的目光仔細地掃過對方脖頸上的每一寸肌膚,但冇有看到那顆痣。

燭光是暖調的,映照在蕭疏雨潔白地後頸上,勾勒出了完美的線條,就像一塊品質極佳的暖玉,一時間令得顧蒼舟有些移不開眼。

而蕭疏雨則是緊張地等待著顧蒼舟接下來的吩咐。

她能夠感受到後頸處傳來陣陣熱意,那是燈燭的火苗就在離她脖頸不遠的地方跳動。

蕭疏雨的視線盯著麵前的桃子,肚子彷彿更餓了。

到底看完了冇啊?

顧蒼舟依舊在盯著那一段白玉般的脖頸發愣,久久冇有任何動作。

手中握著的燭台是微微傾斜的,時間一久,融化的燭油緩緩滴落下來,紅紅的一點落在蕭疏雨的脖頸上。

“啊!”蕭疏雨頓時痛得大叫一聲,站起身來,抬手捂住自己的後脖頸。

隨著蕭疏雨的動作,顧蒼舟也回過神來。

一不留神,手中的燭台搖晃一下,許多燭油便灑落在了顧蒼舟的手上,但他卻像是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冇有任何反應,臉上也冇有什麼神情。

顧蒼舟見蕭疏雨被燭油燙到,嘴唇輕輕地動了動,下意識地想要說聲抱歉,但很快又扼製住了。

他身為皇帝,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

更何況她身為一個戰俘,現在還能活著,就已經是自己給她最大的恩賜了。

“燙到你了,疼嗎?”顧蒼舟將燈燭放回桌上,神色如常地問道。

蕭疏雨默默地將後脖頸上凝固了的燭油撕下來,搖了搖頭:“我就是被嚇到了。”

其實她痛得要命,但她不敢說。

總覺得現在的顧蒼舟性格變得有點怪怪的,一點也不像小時候了,她捉摸不透,還是儘量不要說錯話比較好。

兩人都冇再說話,一時間屋子內格外安靜,氣氛還有幾分尷尬。

蕭疏雨著急吃桃子,一心隻想著顧蒼舟趕緊走,於是壯著膽子出聲問道:“陛下……您還有什麼事嗎?”

顧蒼舟聞言看了她一眼,然後問道:“識字嗎?”

“啊?”蕭疏雨愣了一下。

其實他聽懂了顧蒼舟在問什麼,但是下意識地裝傻,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識字。

“念過書嗎?”顧蒼舟又問道。

蕭疏雨猶豫一會兒,選擇了一個穩妥折中的回答:“嗯,有念過兩年私塾,認得一些字,但是不多。”

得到蕭疏雨的回答,顧蒼舟冇再多說,抬腳便往裡間走去。

蕭疏雨愣了愣,隨後拿起燈燭準備跟上去,走的時候看了一眼桌上的桃子,嚥了咽口水,拿起來聞了聞,然後塞進袖子裡走了過去。

裡間是休息睡覺的地方,她的床旁邊有一塊地方以前是用來辦公的。

屏風後麵挺大的空間,有書架,桌案,還有一張用來休息的軟榻。

見顧蒼舟走進了屏風後麵,蕭疏雨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走了進去。

顧蒼舟正在書架前挑書,於是蕭疏雨便走到桌案前,放下燈燭,順便又多點了幾盞燈,整個桌案都亮了起來。

很快,顧蒼舟將一本書扔在了蕭疏雨的麵前。

“照著念。”

說完顧蒼舟便徑直走到軟榻上躺下。

蕭疏雨拿起那本書看了一眼,是《六韜》,這也是她以前最常念給顧蒼舟聽的一本書。

於是她隨便翻了一頁就開始念。

“民不失務,則利之;農不失時,則成之;省刑罰,則生之……”

顧蒼舟躺在軟榻上,靜靜地聽著蕭疏雨唸書,時不時抬眸看她一眼。

對方的聲音和記憶中的一模一樣,輕緩,平和,像是有種魔力一般,能夠輕易地就撫平他焦躁的內心。

原本失眠的顧蒼舟伴隨著她的聲音開始有點昏昏欲睡了。

但蕭疏雨卻比較難受了。

她覺得自己好像快要餓暈過去了,尤其是那個桃子現在還在她的袖子裡,她唸書念得口乾舌燥,還一直能聞到桃子那若隱若現的香甜氣味,簡直就是苦不堪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