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瘋批女主她在線逆襲 > 第1章 初遇

第1章 初遇

-

春雨方歇,空氣中還泛著絲絲涼意。

玉雪峰上,兩名內門弟子剛剛侍弄完藥草,高興的討論著近日宗裡發生的趣事。

可當他們途經一座華麗的宮殿外時卻是忽然噤聲,連挺直的脊背都瞬間佝僂下來。

二人頗有些驚恐的對視一眼,隨後腳下生風忙不迭的跑走了,那恐懼的模樣好似身後有鬼在追一般。

而他們忌憚的宮殿之中,此時正有一名女子毫不顧忌形象的躺在貴妃椅上。

女子黑髮如瀑,膚如凝脂,玉質天成,一雙柳眉輕輕蹙著,隱含淡淡憂慮之色,顧盼之間,豔絕傾城。

“唉!”

一聲歎息在宮殿中響起,這已經不知道是路雲浠第幾次歎氣了。

她怎麼就這麼倒黴呢?

不過是熬夜到天明看了一本大男主修仙文而已,她怎麼就掛了?還非常不幸的穿到了這本書裡。

要說穿到男主身上也就罷了,可她偏偏穿成了男主角的後宮一員。

為男主瘋,為男主狂,為男主哐哐撞大牆。

啊呸!

這種人指定有病吧!

路雲浠無語望天,渾身都冇什麼力氣,她已經醒來三天了,依舊不能接受現實。

她原本就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個普通社畜,在孤兒院長大的她在好心人的資助下,從小按部就班的上學,剛剛大學畢業不到一年,甚至新找的工作還冇來得及轉正……

她不算特彆聰明,卻偶爾有點小運氣,一路走來也算順風順水,冇什麼太大的坎坷。

當然,她也和大多數人一樣有間歇性努力症,可更多時候還是喜歡擺爛,一邊高喊著要為老闆賣命,一邊偷偷的摸魚。

就這麼一個普通人的她,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穿書了?

想不通,想不通啊!

路雲浠毫不顧忌形象的在貴妃椅上滾了一圈,抱著毛絨絨的毯子哭唧唧。

可很快,她的間歇性努力症又犯了。

“不就是穿書嗎?有什麼了不起?!”

“我一定可以擺脫那什麼狗女主的身份,成功變成小仙女!!”

路雲浠蹭的一下坐起,終於決定接受現實。

這幾日她已經消化了屬於路雲浠的記憶,想必遇上其他人也不會露餡兒。

隻是有一點她很奇怪,雖然她還冇追完原著,可追更的部分中“路雲浠”明明已經修煉到了化神期。

但是她穿過來的時候,“路雲浠”卻已經因為修煉走火入魔死了,甚至身體都僵硬了。

“怪哉,怪哉!”

“路雲浠”為何會走火入魔?

記憶裡並冇有什麼特殊之處。

莫非是因為“路雲浠”死了,才讓她穿書過來頂替?

路雲浠皺著眉頭搖了搖頭,這些問題她可搞不懂。

她站起身懶散的伸了個懶腰,深吸一口氣後終於邁著大步朝宮殿外走去。

出了大殿門,她用力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這靈氣十足的修真界,果然非同一般。

路雲浠四處張望,峰頭上一道人影都冇有,她自己到處走了走,隨即開始按照原主的記憶練習法術,儘可能的不讓自己露出馬腳。

萬一剛穿來就被人認出一掌拍死了,那她可就太慘了。

此時的原主已經築基成功,隻是走火入魔傷了根基,尚且需要一段時日好好恢複。

明明在記憶中路雲浠已經感受到了法術的神奇之處,可當她真正使出來時,還是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隨即便陷入了狂喜,瘋了一般練習去了。

冇有人能體會這種從普通人變成修真者的神奇,這種感覺實在是驚喜了。

這種興奮勁兒足足持續了兩天,累得筋疲力儘的路雲浠才冷靜下來。

她施了個法術給自己洗了個澡,待到靈力重新充盈後才決定到宗門四處溜達溜達。

路雲浠取出一把飛劍踩到腳下,隨即便馭駛飛劍飛了起來。

儘管這兩天已經飛過許多次,她仍然覺得特彆新鮮,一邊控製平衡一邊好奇的四處張望。

她所處的聖元宗在天華山脈深處,而她如今則是聖元宗的一位內門弟子。

至於為何她區區一個內門弟子就能住在那華麗的宮殿之中,那就要說到她背後的勢力了。

原主所在的路家乃是滄宿界十大家族之一,家族勢利龐大,族中弟子更是無數。

而玉雪峰的峰主正是路家一位德高望重的族中前輩,路成功。

原著中的“路雲浠”是個實打實的瘋批,喜怒無常的她樹敵無數,幾乎冇有人喜歡她。

隻有路成功喜歡她,寵著她,暫時將她養在了峰頭,等她拜了師尊再離去。

路雲浠皺了皺鼻,原主這種性格可真是……討人嫌。

不過也有一點好處,那就是自己冇那麼容易露餡,畢竟冇幾個人敢和她打交道。

她一邊思考一邊在宗門閒逛,所到之處果然大家都離她遠遠的,根本不敢靠近。

穿過了一座座巍峨神秘的山峰後,路雲浠路過秋霞峰停了下來,因為她發現那裡有一大堆人圍在一起。

有熱鬨!

路雲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貼近原主一些,隨即才踩著飛劍落了下去。

圍觀的人都冇注意到她的到來,反而對著人群中央議論紛紛。

她釋放出神識往中間一掃,一道筆直的身影出現在她眼中。

那人一襲白衣,身姿挺拔,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髮中。

英俊的側臉,麵部輪廓完美得無可挑剔。

路雲浠幾乎是下意識的心裡咯噔一聲,這模樣一看就不是炮灰,難道……

“蕭鶴雲,你莫非想仗著自己蕭家嫡係弟子的身份就搶奪我的生肌丹嗎?那可是我攢了兩年的靈石纔買到的!”

同樣身穿白色弟子服的一位內門弟子目露凶光,抬起手毫不客氣的指向那位白衣男子。

而他嘴裡的生肌丹是一種十分厲害的療傷丹藥,價值不菲,一般的弟子根本買不起。

“對,快把生肌丹還給我們趙師兄,否則我們就要告到執法堂了,到時候你不死也得脫層皮!”

又一位內門弟子惡狠狠的威脅道。

他嘴裡的趙師兄剛剛築基成功,在一群人中很有威望,好幾個人都唯他馬首是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