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測評兼職後我成了恐怖板塊大網紅 > 第八十六章 偷窺狂

第八十六章 偷窺狂

-

第四輪過後,陳獨已經逐漸從有些心疼到麻木,她甚至脫離出來吃上了披薩。

鄔段和淩鶯子兩人雖菜,但能忍,三人早就約定好了,如果受不住了就叫她的名字,陳獨就會結束這些,但是她們也必須放棄加入平台的想法。

要是她當時用戶測試前能參與這個魂域體驗的話,說什麼她也不會進這個平台。

她大口吸了一口芝士芒果奶昔,望向窗邊。

嗯?那是什麼?陳獨皺了皺眉。

她將視線收回,低頭看著手裡的果昔,餘光卻撇著斜對麵的那扇窗戶。

白紗式的窗簾虛掩著,讓視線所及變得不太真切。

舊城區樓間距本就偏大,如果不是陳獨經過幾輪肉身素質的升級,恐怕看不到對麵的情形。

一個看起來極其瘦高的身影站在窗簾之後,上身探出,手裡拿著一個望遠鏡。

陳獨分析著那鏡筒所對的地方,起身。

鏡筒裡低頭啜吸著果茶的少女突然起身走到窗邊,舉起手機鼓弄了兩下,男人眯了眯眼,身體向窗簾後側躲了躲,視線卻依然緊緊貼在她身上。

目光所及之處,女孩放下手機,走的更近了一些,那雙有些清淺的眸子直直地對上了鏡筒後窺探的眼睛。

視線交彙。

男人看到她瘦削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挑釁般的笑。

然後,兩根中指緩緩升起。

“她是不是發現你了?”

“她是不是在對著咱們比中指?”

陳獨看到另外一道瘦削的身影突然出現,兩人似乎在交談著什麼,突然,窗簾被拉上了。

哈哈,笑死。這就慫了,也不過如此。

她撥通了電話:“喂,110嗎,有人偷窺。”

不管三七二十一,對於一個信任執法司法機關的良好公民來說,陳獨覺得還是應該將這種偷窺狂交給警察,畢竟她倒想看看,隧道裡遇見的這倆貨,到底是什麼貨色。

剛掛斷電話,陳獨就看見淩鶯子憑空出現在房間裡,她整個人癱倒在地上,汗水浸濕了身上的衣服,低垂的馬尾有些蔫蔫的攤在地板上。

陳獨抽了兩張紙遞給她,淩鶯子此時已經鼻涕眼淚糊了一臉。

“怎麼樣?你真要加入?”

精神加身體上的雙重摺磨讓她簡直說不出來話。

“唉你先緩緩吧。”

她又回到那個“監控室”去看鄔段的狀況了,這對於她來說應該是第七輪,魂域裡的時間和現實中的時間流速並不一樣。

鄔段明顯行事成熟了一些,她已然進入到next

level開始自主發揮。

看著她將洗衣粉倒入湯裡端給三人喝,陳獨內心十分複雜。

這東西放少了毒不死人,放多了味道又大,難道她還等著三人表演吐泡泡嗎?

鄔段看著三人居然喝了,露出來一個很得意的笑,像是白雪公主的後媽製作出來成功的毒藥並且毒到了彆人。

陳獨揉了揉眉心,好友還冇得意超過一分鐘,拳打腳踢就又開始了,鄔段此時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得那家人眉心冒火,下手更狠了,屬於黃夭瘦小的身體在地麵上翻滾,陳獨看著鄔段飯混著膽汁一起吐出來。

“唉”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看到這裡,她自然知道,現在無法再改變好友的任何想法,如果兩人想退出,早就叫她讓她進去撈她們出來了。

第八輪開始。

那瘦小的身影幾乎醒來一瞬間就開始行動,陳獨看著雷厲風行的動作,不由得認真起來。

鄔段似乎再之前的每次輪迴裡摸清了村子裡的路況,每戶每家的背景,所以現在行動的如此之快。

她就是這樣一個人,陳獨想。

看著好友熟練的登上一旁的石頭墩兒,晃晃悠悠的翻過了牆,從那戶的雜物裡拿出了一瓶農藥,又快跑回了家,陳獨簡直要給她鼓掌。

牛B,真是太過牛B。

這魂域給她玩成遊戲了。

不愧是打鬼抓人遊戲熟練背地圖的女人。

洗衣粉變成了農藥。

狹窄的房間內,鄔段將黃轉娣身上的繩子割開,黃奶和黃父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黃母跪在一旁捂著肚子大口大口嘔吐,冇一會兒就失去了鼻息。

介麵消失,陳獨坐在沙發上,看著已經緩過來拿紙正擦臉的淩鶯子,又看了看一臉得意但身若無骨靠在椅背上大口喘息的鄔段,久久無言。

“你們真想好了嗎?”陳獨輕輕吐出這句話,其實她是想聽到不同的答案的。

淩鶯子目光灼灼地望向她:“魂域裡的事情是真實發生過的嗎?”

陳獨點了點頭。

她眼神堅定了一些:“我們進入魂域能幫到死者嗎?”

兩道視線全部落在她一人身上,陳獨點了點頭,向兩人說了這個魂域出現的前因後果。

剛剛,淩鶯子剛從魂域裡出來時,陳獨就讓孫儷雪去問問三樓黃轉娣的感受,而在剛剛幾秒,她聽到那邊傳來的訊息,簡直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

痛苦果真和她設想的一樣,被分擔了。

隻是看著麵前汗涔涔的兩人,她的內心又有一些複雜。

畢竟進了平台後,任務可不像這魂域一樣,她能隨時給切斷,困在彆的魂域裡,那可真的就出不來了。

“如果你們想好的話,那就去做吧。”

陳獨遞出她整理的一些資料,厲英曾說過老人要給新人資料,隻是將這遝她整理的資料遞到兩人手上的時候,陳獨的心臟好像突然被揪在一起,一種隱隱的不安感像潮水一般湧向全身又迅速退去。

兩人向前一步,陳獨被抱在汗涔涔的懷抱裡。

“陳獨,這些天,你過得很辛苦吧。”

她聽到好友在她耳邊這麼說道,心臟似乎被什麼東西漲滿,滿的快要溢位來了。

不知是怎樣從哽住的喉嚨裡吐出的音,陳獨的眼眶有些發紅:“不管怎樣,都好好活下來,咱們都是。”

夏夜的晚風吹得髮絲飄動,三人一起躺在大床上,望著天花板,就像望著星空。

屋子裡靜悄悄的,三人的眼淚默契的在同一時刻從眼角滑落,大家都不知道彼此在想什麼,但隻知道,這一刻,也許永遠不會再有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