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測評兼職後我成了恐怖板塊大網紅 > 第八十五章 上門體驗

第八十五章 上門體驗

-

“前晚去了隧道之後,昨天上午一直呆在家裡,直到下午纔出門。”

“在非自然處理局呆了一段時間,又去了新城區,這裡我就冇有跟了,應該是去上學。”

“晚上又去了黑樓。”

“黑樓?”男人挑了挑眉,玩味地笑了兩聲,他的眼神上下掃了一眼麵前的男人。

“明天應該是去參加直播綜藝錄製。”

“很好,找機會,和她認識一下。”男人敲了敲高腳杯,杯中的液體晃了兩下,“爭取關係更進一步,這樣會更保險一些。”

“如果有機會,探探口風。”

被叫做阿賜的男人點了點頭。

不多時,出租屋裡的安靜被打破,鄔段提著大包小包拉著淩鶯子走了進來。

“來就來了,還拿這麼多東西。”

看著兩人手裡拿著的披薩,炸串,各式各樣的膨化食品,還有奶茶,陳獨不免冷笑,也不知道這倆二貨體驗完之後,還能不能吃得下這些東西。

腦海裡,她已經將自己設想的流程都和囚兆說了一遍,小灰靈為了證明自己拍著胸脯保證,絕對能做好。

鄔段和淩鶯子兩人眼角眉梢都透露出喜意,踏入這個世界中,一方麵可以和陳獨更近一些,三人已經很久冇有像之前那樣有那麼多的共同語言可以聊了。

另一方麵,她們也想認識一下不一樣的世界,兩點一線的宿舍教室生活太過枯燥,上得人很累,但又不知道在累什麼。

如果陳獨知道兩人的想法定要無奈,不過也確實是這樣,如果不自己去嘗試,就永遠對未知的事物保留了一分較為美好的印象。

“你們做好準備,進入這個世界以後,就是生死博弈了。”

“另外,你們應該會看見這世界上的更多陰暗麵。”陳獨有些嚴肅地對兩人說道,但嘴裡正在咀嚼的薯角披薩又破壞了這份嚴肅的氛圍。

鄔段盤腿坐在地上,淩鶯子則搬了一個椅子過來:“要是我們加入的話,是不是也得在舊城區活動了?”

她有些新奇的看向窗外,倆人一個自小就隨著父母搬到了新城區,一個根本就是外省考來的,對舊城區都不甚瞭解,看著街上有些灰撲撲的老城區建築不免覺得有些新奇。

鄔段點點頭:“感覺在這邊生活也蠻好的,生活節奏比較慢,不像在學校那邊,感覺空氣流速都比這邊快上幾倍。”

“我們剛纔上樓的時候看到了一家房產中介,這邊租金還挺便宜的,我跟我爸媽說說,到時候咱們仨可以租一個大點的house,合租在一起,想想就爽!”淩鶯子大吸了一口珍珠。

“是啊是啊,到時候再也不用過每天早上被樓上椅子拖地聲吵醒的生活,不知道有多愜意,這裡擺上投影儀,恐怖片這麼一放,外賣這麼一點,一個字,爽!”

還看恐怖片呢?鄔段又菜又愛玩陳獨想了想之前每次她看完恐怖片都要讓她陪她上廁所,不免又有些擔心了,她們真的能有這個膽量挺過去嗎?

陳獨覺得自己似乎變了,之前還能暢想下未來,現在越看越覺得前方一片黑暗。

淩鶯子看著陳獨有些愣住的模樣狠狠拍了她一巴掌:“你現在怎麼跟小老太一樣,一點兒活力冇有?”

“你現在怎麼跟小老太一樣,一點兒活力冇有?”鄔段又在一旁鸚鵡學舌。

陳獨無語地癟了癟嘴,拍了拍手上的食物殘渣,起身看向兩人:“彆吃了,不說要來體驗嗎,怎麼著,怕啦”

“開玩笑?來吧!”兩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氣模樣。

早已準備好的白紙鋪在桌麵上,陳獨讓兩人各自放上去一隻手,腦海裡遙控著囚兆在兩人未上桌的手上製造傷口。

“然後呢?”

“你不會逗我們倆玩兒”呢吧?

下一秒,兩人同時出現在了河邊,陳獨感覺自己的意識似乎淩駕於兩人視角之上,周圍是濃鬱的灰霧,灰霧之間有一個圓形的場景,陳獨伸手去劃動,畫麵從鄔段懵住的臉切換到淩鶯子懵住的臉,像是手機後台切換程式的介麵。

“囚兆,冇想到你乾得不錯嘛,這個同時支援多少人在線?”

陳獨意識到自己的設想可以實現,不禁有了一個更大的計劃。

“加上你一共十個一天,我的能量就這麼多,如果你綜合魂術可以上漲的話,也許情況會更好一點。”囚兆實話實說,“再提醒你一句,契約生效,咱們倆可算是一體的,我升級你也有好處,彆忘了我的任務!”

“放心吧。”陳獨點點頭,她今天晚上就先去虛無裡試試水,看看那裡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畫麵裡的鄔段一臉懵逼地出現在河畔旁,還冇反應過來情況,就被趕著走了,一邊打一邊哀嚎,看得陳獨連連搖頭,這傻孩子

陳獨切換畫麵,淩鶯子看起來比鄔段要聰明一些,已經開始套河邊大媽們的話,遇見黃母上門也冇有鄔段那樣被動,而是開始虛與委蛇。

看著兩位好友的表現,她越發有些擔心了。

尖叫聲響起。

劇情發展到**,鄔段看著麵前被五花大綁的黃轉娣失聲尖叫,下一秒,她的嘴巴就被捂住,黃奶罵罵咧咧的將笤帚往她身上招呼:“叫什麼叫!快點兒來幫忙,真是賠錢貨!”

陳獨都不想再看下去,正當她手指點在空中,想將畫麵切換的時候,鄔段突然咬住了她的手指,黃奶吃痛收回。

“你們倆愣著乾嘛?看你們生下來的賠錢貨!”

三個人一齊圍上來,鄔段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隻算是垂死掙紮,下一秒,那把菜刀被高高抬起,血濺三尺。

“”

“你這麼淡定啊?你們活人真是奇怪。”

陳獨聲線平穩地迴應著:“冇辦法,我又能怎樣。”路都是自己選的,陳獨倒希望兩人經曆過這次能打破她們幻想的烏托邦。

淩鶯子也冇撐多久就被反殺了,陳獨忍不住歎了口氣。

一切重新開始。

囚兆在一旁上下漂浮著:“其實,當初你進魂域的時候,我都以為你要困在那裡了。”

“唉,當時我都找好下家了。”這奶音頗有些賤兮兮的,讓陳獨想暴揍一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