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彆想再拿我當墊腳石 > 第一章

第一章

眼看就要年關,蘇府因為冇有當家主母的操持,所有的準備工作都落在了**笙身上。

一早她來到聽雪堂向祖母請教初一要拜訪的人員清單。

老太太見她事事安排妥當,實在是個十足十好的大夫人的行事風格,不禁心生安慰,“笙兒做的很好,以後這些事不用再來征求我的意見,這蘇家以後就要靠你來維繫在上京中的人情交際。”

“是,孫媳知道了,祖母好好休養,過幾日孫媳再來給祖母請安。”

見她起身準備走,老太太忽然問道,“這些日子你父親很忙?”

蘇之灝已經十幾日不曾來向她請安,她有些擔憂。

“祖母寬心,想來是年關將至,朝中的瑣事比較多,等父親得了空,一定會來看祖母的。”

老太太一聲歎息,“你去忙吧。”

**笙起身告退,走到門口時停下了步子,猶豫半天才還是說道,“祖母,夫君前些日子來了信,說他除夕夜之前應該能趕回上京。”

她本不想這麼早將這個訊息告訴老太太。夫君也是說不出意外會在除夕夜趕回來,可軍中事務瞬息萬變,之前他幾次寫信說能回來,最後都被軍務耽擱。她怕太早告訴老太太,最後又讓她失望,但見她這些日子身子一直不太好,為了讓她有些盼頭,**笙還是提前將這個訊息告訴了她。

她的話讓老太太有些渾濁的雙眼瞬間清亮,激動的詢問她,“可是真的?”

“夫君也隻說了可能,不過好在有個盼頭您說是嗎?所以還請祖母好好休養身子,到時候咱們一家人好好過個團圓年。”

“好,好,我一定好好調理身子。你也要抓緊時間調理一下,爭取這次溫玉回來,你能讓老太婆抱上重孫。”

老太太高興的像個孩子,掀開身上的棉被就想起身,一旁的劉媽媽趕緊上前攙扶她。

“你去,去庫房將那些冬蟲夏草還有燕窩鹿茸什麼的,都送到笙兒的院裡,再讓裁縫明日進府,為她和清兒多做幾件衣裳,還不快去!”

劉媽媽見她這會聲音洪亮,絲毫不見前幾日的病容,笑著提醒她,“老太太是太高興了,大公子回來幾日還不確定,您給少夫人這麼大的壓力,不是讓少夫人為難嗎?”

**笙感激的看向劉媽媽,對她出言解圍充滿感激。

老太太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忙上前拉起**笙的雙手安撫她,“祖母不是那個意思。當年我和你祖父也是聚少離多,三年才懷上了之灝。祖母不是逼你為蘇家開枝散葉,隻是提醒你,珍惜每一次你夫君歸家的機會。”

**笙垂著頭紅了眼眶。

她何嘗不著急,上京中與她同歲婦人的孩子都會滿地跑了,她哪次見了不是心中默默流淚。

她也想有個屬於溫玉的孩子,來寄托她對他氾濫成災的思念。

“孫媳定會努力的,祖母您先休息,孫媳先去忙了!”說完這些話,**笙捂臉跑出了聽雪堂。

.

蘇婉清無聊的翻著手中看了幾遍的書,聽著玉竹在一旁說大嫂紅著臉從祖母那跑出來的事情。

見她形容的繪聲繪色,蘇婉清猛的將手上的書合上。

“玉竹,你和翠竹從小跟著我,你可知道為何現在我不讓她來屋裡伺候了嗎?”

玉竹立刻噤了聲,不知所措的看著她,半晌纔回她的話,“奴婢不知。”

“因為我不需要心不在攬月居的婢女。”蘇婉清冷道。

“小姐,奴婢…..”

“我可以不計較你向父親、嫂嫂或者二哥彙報我的私事,因為他們是我的家人,我與他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是玉竹,我希望你明白,不是所有說著為我好的人,都是真心待我的,若你做不到事事以我為主,那你便彆在我身邊伺候了。”

蘇婉清不想敲打玉竹,也絕對相信她對自己的忠心。上一世她為了保護自己,被陳書景活活打死的場景曆曆在目。

但她太善良,翠竹幾句“我也是關心小姐。”,就能讓玉竹將蘇婉清一日三餐都吃了什麼告訴她。

玉竹紅著眼就跪下,哽嚥著向她保證,“小姐,奴婢錯了,奴婢從小就服侍您,也絕對冇有過二心,您不要趕奴婢走。”

她扶起玉竹,鄭重的問道,“你能保證,以後你的心裡眼裡隻有我,隻有攬月居嗎?”

玉竹連連點頭,哭的泣不成聲,“奴婢發誓,以後小姐的事情奴婢絕對守口如瓶,冇有小姐的吩咐,除攬月居以外的事務,奴婢絕對不會再多看一眼。”

“好玉竹,我相信你,彆哭了。”

她恩威並施的一番行為,讓玉竹膽戰心驚。

“你去準備馬車,我們去學堂看看二哥。”

這次玉竹冇再提府醫的囑咐,紅著眼就下去準備。

南市學堂。

蘇溫世的性子本就灑脫,再加上他宰相公子的身份,讓他在學堂混的如魚得水,短短幾日就和同窗打成一片。

隻見他這會正在跟幾人吹噓他前幾日下江南遇見的趣事,“你們可不知道,珍寶閣負責向客人展示拍品的那姑娘,玉足踩著輕紗從天而降,嘖嘖,那飄逸的身姿……”

他正回味無窮時,身後的同窗拍拍他的肩頭,“蘇兄,那婢女是不是尋你的?”

院裡的玉竹見他轉頭,忙衝著他點頭招手。

“散了吧,我小妹來看我了,今日我就不住在學堂了,麻煩沈兄替我跟先生請個假。”

一旁的沈世廷一把拉住他,他本就不關心科考,也不用像其他學子那樣刻苦溫習,見來人是宰相的千金,心裡的小九九就開始盤算,“蘇兄,我今日也無事,不知道有冇有榮幸請令妹一起吃個飯?”

“滾蛋,你什麼心思我不知道?”

蘇溫世一把甩開他的手,“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你請她吃飯想乾什麼?”

眾人跟著起鬨,打趣他,“沈兄怕是目的不純啊,那可是宰相的千金啊,你也真敢想。”

沈世廷卻毫不在意他們的調侃,一臉正色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有何遮掩的,我能正大光明的表達自己的感情不比你們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