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寶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歐寶小說 > 擺爛鹹魚成為天道打工人 > 動物界明星

動物界明星

-

“這傢夥哪來的,怎麼躺在這。”

“是新來的嗎,以前怎麼冇見過。”

耳邊悉悉索索的交談聲不斷,蹊月皺了下眉,慢悠悠地睜開眼,一顆顆火狐熊腦袋映入眼簾,遮擋住冷白光線,搞什麼啊,圍著看什麼看,現在什麼時間了,我這是睡了多久,對了,任務!!!

蹊月猛地起身,一陣眩暈襲來,毛茸茸的肉爪,胖嘟嘟的肚子,粗短的小腿,自己真的變回原形了,一點法力也莫嘚嘍。

唉,真混亂啊這幾天過的,又是“打架”又是賣萌,忙活半天,最終還是失敗了,真狼狽啊。

心力交瘁,隻想躺平。

蹊月費力地攀爬著岩石,左腳剛卡住一個縫隙,右手還冇伸出去,腳底就開始打滑,掙紮無果後笨重地摔在地上。

遙想當年,對於這種連兩米都冇有的岩石,憑藉自己麻溜矯健的身姿,定能輕輕鬆鬆登頂,之後舒舒服服地趴在上麵睡覺。

可現在卻連一半的路程都上不去,終究還是被人類美食迷了眼,勾了魂。

火狐熊的居所位於經營店的三樓東北角,冇有明確能夠知曉時間的條件,蹊月不知道過了多久,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其他火狐熊都對她畢恭畢敬,想著法逗她笑,偶爾有顧客來看,她也愛搭不理,彷彿再次回到動物園的時光。

蹊月靠在玻璃上,生無可戀地啃食著手中的竹筍,嘗過了人類的食物,現在再吃這些竹筍,難免有些難以下嚥。

要不是為了填飽肚子儲存體力,她纔不會吃呢,嗚嗚嗚,我的麻辣香鍋、燒烤、炸串、小蛋糕……我好想你們啊。

擺爛乏味的生活終於還是停止了,庭嶼出現的那一刻,蹊月眼中都含有熱淚,她屁顛屁顛地跑過去,高舉雙手要抱抱,怕庭嶼注意不到自己,她扒拉開其他往前湊的火狐熊穩居C位。

老闆啊,你終於出現了,你不知道我這些天有多……嗯?你在乾嘛?後脖頸被揪住,身體驀地懸空幾秒後蓬鬆柔軟的尾巴穩穩落在了溫熱的掌心上。

“乖,你想當我的萌寵嗎?”

耳邊全是輕柔低聲的誘哄,彷彿開了360度環繞,眼前一張精緻無瑕的臉,眉眼漾開,流露出冰川融化後的溫柔。

顏值過硬和個人崇拜雙層buff疊加,蹊月感覺自己腦子已經完全宕機了,硬盤全都容量過載,隻知道傻乎乎地點頭,也不在意自己會不會被髮現。

聽話的孩子有糖吃,同樣,聽話的火狐熊有人摸。

感受著寬大溫暖的手掌在自己的毛間穿梭,修長的指尖時不時地摁壓某塊骨骼,力度恰到好處。

真舒服啊,冇想到變成原形既能得到庭嶼老闆的輕聲細語,還能擁有五星級按摩服務,要知道有這待遇,她早就變了。

不過有一說一,庭嶼的按摩技術還挺好,被他這麼一按,自己的疲累都消失了,身體也變得輕盈不少,如果以後經營店倒閉了,還能去乾個技師。

蹊月都想為自己的真誠哭一個,明明都自身難保,卻還想著老闆以後的出路,真是個好員工。

“老闆,我來上班了。”

處於自我感動中的蹊月被打斷,庭嶼竟然在自己不在的時間裡找到了新員工,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誰能替代自己。

懶洋洋地趴在庭櫟懷中的蹊月突然來了精神,她轉頭朝門口看去,眼珠子都要驚掉了。

不會吧,自己眼花了嗎,這人為毛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渾身流露出掩蓋不住的張揚魅力,颯氣十足的紅褐色短髮,發黑的眼珠,圓潤稍顯幼態的臉,笑起來時嘴角的酒窩,就連脖子上痣的位置都如出一轍。

當然,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不會穿襯衫來工作的好吧,既麻煩還不耐臟。

媽呀,這親媽都生不出來吧,這冒牌貨到底哪來的?她昏迷的這幾天到底發生了啥?

“老闆,我來幫你吧,這火狐熊容易掉毛,沾到衣服上就不好了。”

連聲線都是一樣的,妥妥複製粘貼,狗天道,你最好確保不是你在搞事,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蹊月兩隻小爪子緊緊抓住庭嶼的襯衣鈕釦,尖利的指尖時不時劃過庭嶼的皮膚,她冇有察覺,隻想著不被這個冒牌貨抱走。

禱告有了迴應,蹊月見庭嶼巧妙地側身避開冒牌貨伸出的手,隨後又聽到了那冷泉般的語調,“不用,你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我先走了。”

就是這個味,她的冰美人老闆又回來了。

為了讓庭嶼也帶著自己離開,蹊月又開始了她的羞恥賣萌,歪頭wink比心各種雜七雜八的招全都用了。

雖然庭嶼給出的反應甚微但結果是好的,自己終於出來了,外麵行人緊急躲避的環境在她看來卻是天堂,清新的空氣,炙熱的陽光,習習的微風……等等,她的肚子上有什麼東西,怎麼熱熱的。

蹊月隻顧著享受自由的感覺,壓根冇注意到庭嶼此刻已經把臉埋進了他鬆軟的肚皮上,滾燙的呼吸打在上麵,讓她煩熱難耐。

一人一熊的搭配在街上異常顯眼,彆說人了,路過的狗都得看兩眼,而庭嶼卻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眾目睽睽之下,像吸貓一樣吸自己,蹊月感到羞恥心要炸了。

大哥啊,麻煩你看看場合行不行,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你就開始了?多社死不知道嘛。

蹊月抬起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看不見我看不見我,我不認識這個瘋子,丟人隻丟他的就好。

社死的時間總是如此漫長,蹊月感到自己身上的毛都塌了,被汗浸得濕答答,庭嶼也終於停止了他的行為。

“呼嚕呼嚕毛嚇不著,剛纔你賣萌太可愛了,一個冇忍住就冇收住。”

頭頂的毛被揉的雜亂,蹊月胡亂地叫著,大哥,你反射弧這麼長的嗎,我都賣萌結束多久了,你才反應過來,趕緊回家,我不想再在街上被人圍觀了。

明明隻過了半天,卻覺得像是半個世紀那麼久,抵達庭嶼的家後,蹊月直接跳到沙發上四仰八叉地躺著回神。

肚子上還殘存著庭嶼的氣味,不行,太難受了,她要洗掉,不然總是想起來,腦子會爆炸的。

說乾就乾,蹊月在屋子裡亂竄,得找個夠得著的洗漱池。

在尋找目標洗漱池的過程中,她發現庭櫟的家還挺有“少女心”?跟他本人的形象完全相反,屋內隨處可見毛絨絨的玩偶,沙發上、椅子上、桌子上的擺件……

而且陽台竟然被塑料柵欄圍起來,隻為了一棵桉樹,桉樹葉子落了滿地也不收拾,真搞不懂,現在有錢人的心思真難猜。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終於找到了一個冒著熱氣的浴室,裡麵竟然有個大浴缸,這不妥妥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嗎。

地板上還有殘留的水,蹊月跳到浴缸邊緣,雙腳扒瓷磚,小心翼翼地擰開水龍頭放水,自己洗澡不用很多,三分之一就可以了,得好好盯著,不能浪費。

“你在乾什麼?”

身後突然出現聲音,蹊月被嚇了一跳,腳一滑,一頭栽進浴缸,水花四濺。

“咕嚕嚕嚕,”救我,庭嶼,救我,我不會遊泳啊,“噗哈,”媽呀活過來了,蹊月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自己是不是就不該出來。

“你是要洗澡?”庭嶼一臉茫然地看著成為落湯熊的蹊月。

嗬嗬噠,老闆,您是纔看出來嗎,怎麼冇人告訴,我的老闆是個反應遲鈍的笨蛋美人啊,蹊月氣憤地甩了甩毛,水濺了庭嶼一身。

嘿嘿,報複回去,爽!!啊??蹊月叫了一聲,剛纔冇注意,現在她才發現庭嶼壓根冇穿上衣,裸露在外的皮膚荷爾蒙氣息爆棚,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蹊月再次捂住自己的雙眼,隻不過這次指縫留有餘光,嘖嘖嘖,這肌肉線條,這視覺衝擊,真大保眼福了。

“好了,我給你洗,”還冇怎麼往下看呢,後脖頸就再次被揪住,並且以完美的拋物線形式準確落入浴缸旁邊的盆裡。

蹊月:???經營店裡、大街上溫柔的你哪去了??

庭嶼的手法並不溫柔,甚至可以說是粗暴,蹊月看著他往手上擠了點熊科動物專用洗髮露往手上輕輕化開。

還冇反應過來為什麼家裡會有動物專用洗髮露,自己的臉就被一隻手蓋住,緊接著被一頓揉搓,蹊月覺得自己這一次洗完澡就跟渾身脫了層皮一樣。

好累啊,還不如讓她回去上班,蹊月昏昏欲睡坐在洗漱台上,她冇想到洗完澡還有貼心的售後服務,吹風機嗡嗡聲不斷,奏出了一首催眠曲,濕答答貼著的毛逐漸變得蓬鬆。

“啊!!”敏感位置被觸碰,蹊月立馬精神了。

庭嶼此刻正埋在蹊月的尾巴上,懶洋洋地,“果然還是毛茸茸的可愛,落湯雞一點都不好看。”

蹊月:所以這就是你區彆對待的原因,果然人的本質是雙標!!

接下來的幾天,蹊月永遠都不會忘記。

以前工作和生活分開,他跟庭嶼接觸不多,自然用第一印象將他定性,可最近相處下來他發現,庭嶼完全就是個毛茸茸重度愛好者,日夜都要貼在一起的那種。

就比如現在,她正一臉生無可戀地癱在沙發上任由庭嶼擺弄,身上還穿著淡藍色波點狀的蓬蓬裙,臉上還化著淡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自己這些天雖然受了些屈辱,但是法力好像有了迴轉,她能感受到體內能量的流動,等她哪天變回人形,一定要對庭嶼進行譴責!!

蹊月憧憬著自己的美好幻想,冇注意到庭嶼的手指散發出淡淡銀光,光芒黯淡將她整個火狐熊環繞,隨後消散融入到她的身體裡麵。

本來以為安逸折騰的日子會這麼過下去,但總歸事與願違。

趁庭嶼去經營店,蹊月趴在沙發上,拿出手機刷視頻解悶,兩隻小短腿一上一下悠哉的搖晃著,結果這視頻一刷一個不吱聲。

第一個就是自己的賣萌視頻,這是什麼易爆體質,怎麼這個火了?那隻耳廓狐的跳舞視頻為啥不火,該火的不火,不該火的瞎火。

莫名的她有種不好的預感,蹊月點開經營店的賬號,粉絲量破二十萬,最新的視頻瀏覽量全是破萬的,好嘛,全都是她的日常,乾飯、洗澡、穿蓬蓬裙……還大部分都是炸毛的。

庭嶼!!!你到底什麼時候拍的!!

蹊月刷手機都快刷破防了,好,既然手機不能刷,那我看電視總行了吧。

扔掉手機,蹊月跳到桌子上拿遙控器開電視,“歡迎收看動物cctv晨間新聞,最近洛河鎮的毛茸茸姻緣經營店可謂是小火了一把,吸粉無數,據說是店內出了一位動物明星,網友們紛紛被那隻火狐熊萌化,但本尊的真容卻千金難求啊……”

此時千金難求的動物明星本人癱坐在桌子上已然石化,好,庭嶼,乾得漂亮!既然如此,為了經營店能長盛不衰,那就彆怪我再添一把火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